一舌头舔香蕉为图标的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她收的跟我没关系!”汪清秋气恼的道。

   陈老爷却笑的更淡然了:“确定没关系?她可是顶着的名义收下的,这事儿传出去,对的仕途恐怕不大好吧。”

   陈老爷这话说的十分幸灾乐祸,这对于一个还在考功名的读书人来说,就是致命一击!

   一个读书考功名的人,身上是不能有任何污点的,任何一点有损名声的事情,都是可以断送前程的,也正是因此,汪清秋才是果决的跟陈老爷断绝了来往。

   可偏偏没想到的是,竟然是马氏那个女人给自己下的绊子!

   “我给一条路,若是乖乖听话,这事儿我给瞒下来,若是不乐意,当然也只好作罢了。”陈老爷阴森的笑着:“到时候,我可不确定,一不小心,会不会毁了大好前程呐。”

   汪清秋脸色铁青:“要说什么?”

   “很简单的事儿,这崇明堂小小村学,我看也呆不下去,借着我的关系,可以去养德书院教书,那可是镇上最有名的书院了,这么点儿要求,也不算为难了吧,对了,带着的兄弟方晨一起,觉得如何?”陈老爷看着他,就是在等着他的抉择。

   汪清秋咬了咬牙:“这学堂是我一手办起来的,如今要我扔下这里的学生,去别的书院?”

   “扔不下的,走了,这些学生自然会跟着一起,又什么损失呢?我都说了,我很惜才,这些要求根本就算不上过分,反而可以说是照顾了,咱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自然会对多多帮衬了。”

   汪清秋心里一惊,陈老爷这话的意思,似乎还真不是冲着他的,反而是冲着崇明学堂,他要整垮崇明学堂?

   花一样的韶华海滩边靓丽写真

   陈老爷拍了拍汪清秋的肩膀:“这事儿跟我好好儿考虑吧,我给三天的时间,搬到了养德书院,一切都好说了。”

   说罢,便十分放心的转身走了。

   彩云突然冲了出来:“这人怎么这么卑鄙!我娘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要去找她去!”

   显然是已经在暗处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了。

   汪清秋却道:“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跟娘吵吵?如今咱们能怎么办?”

   彩云的脸一下子就垮了:“我也不知道,咱们若是因此背叛了香梨,我觉得我真不是人了。”

   且不说这么久的感情在这里,况且香梨一路上帮过他们那么多,她怎么能让汪清秋做出那种事儿来?

   可若是忤逆了陈老爷的要求,受贿的事儿传出去,以后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汪清秋的前程怎么办?

   想到这里,彩云真是急的要命。

   “不成,我得去找香梨,这事儿不论如何得先跟她说,咱们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彩云道。

   汪清秋也点了头:“也好。”

   心里却已经是五味陈杂。

   彩云和汪清秋突然到访,香梨也是愣了一下的,道:“这会儿突然来了?”

   彩云却突然就红了眼睛:“香梨,这下可遭了。”

   香梨连忙道:“怎么了?快别哭了,有啥事儿好好儿说。”

   彩云急的泪珠子就滚了下来:“清秋在陈老爷那里留下了把柄了,这可怎么好?陈老爷威胁他说,要是他不能顺着他的意思办事儿,就要将那事儿捅出去,让他前途毁了去!”

   香梨顿时愣了:“汪清秋啥时候惹上了陈老爷了?是给他送钱的那个陈老爷?”

   当初陈老爷给汪清秋送钱的事儿,香梨自然是听说过的。

   彩云哭着道:“对啊,就是他!”

   香梨瞪着眼睛看着汪清秋:“当初不是已经拒绝了他的钱了吗?难不成后来又收了?”不然哪儿来的把柄可言?

   汪清秋脸色也不怎么好:“不是我收的,是彩云娘收的。”

   香梨心里咯噔一下,竟然是她!

   “这个女人,可真是一点儿都不能安生!”香梨愤愤的道:“陈老爷提的什么要求?”

   彩云顿了顿,才哽咽着道:“要清秋和方晨去养德书院教课······”

   香梨冷笑一声,合着金夫子前脚在她这儿碰了壁,后脚就开始想着挖墙脚了,还用这么阴损的法子!

   彩云哭着道:“香梨,这事儿我们真的很为难了,清秋读了一辈子的书,前途毁了就全没了,他真的不能染上这样的污点,可······”

   汪清秋还算是镇定的,道:“不能顺从陈老爷的意思,否则他只会得寸进尺。”

   香梨沉声道:“能想明白这一点也是不错了。”

   彩云一听这话就更慌了:“那这可咋办啊?”

   “娘自己作出来的黑锅,如今还留着自己解决吗?”香梨想起马氏,心里也是很不舒坦了,这女人再怎么闹腾,她也权当是当无关紧要的苍蝇一样不管不顾了。

   可这女人如今惹出的篓子,已经捅到她这儿来了,她怎么还能忍?!

   彩云气愤的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娘了,她简直是乱来的,完全不把清秋的前途放在眼里,清秋这么努力,还不是因为她看不起,如今清秋好不容易熬出了点儿名堂来,却又要栽在她的手里!”

   汪清秋如今除非身败名裂,除非被陈老爷拿捏着把柄,从此成为陈老爷的傀儡。想到这里,彩云都气的想哭,若非是现在情况紧急,她真的想去狠狠的骂她娘一通。

   不过以马氏的脸皮,很有可能一点儿都不会觉得她错了,彩云真是无力的只想哭。

   香梨便冷哼一声:“别浪费口舌去跟马氏争执了,她估摸着又得撒泼打滚的闹腾一通,还嫌不够乱的。”

   “那咋办啊······”

   香梨沉思了片刻,脸色也冷了几分,这些人为了算计她,还真是大费心机,她若是坐以待毙,岂不是真的助长了这些人的威风了?

   “谁捅出的黑锅,谁去背,汪清秋拿自己的前程去给马氏擦屁股吗?”香梨道:“彩云,这一点上,我还是希望能拧的清一点儿。”

   彩云自然明白香梨的意思,也是怕她不忍心对马氏下手,可那样的爹娘,她早就心如死灰了,哪里还会愚孝到真的拿汪清秋的前程给马氏背黑锅?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