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视频破解版无限观影次数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再往前走几步,阿蓝骂的些什么内容就能听得清了。

“顾晚,这个不要脸的贱东西,只配被乱枪打死的贱东西,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妾!凭什么在这里就能成了霍西州的正房?”

“只配被孟大少爷算计到尸骨无存!就是个蠢货,只配一直蠢下去!”

“我哪里没有这个蠢货好?我的样子长的好,从前也是我们村里最漂亮的姑娘,我还比聪明,我知道霍西州比孟书衡好,我对少帅一心一意,可是为什么少帅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个自私浪、荡的贱货,怎么能变的聪明了?怎么能和少帅好了?”

“不该过的这么好,就该被自己蠢死,被孟书衡用乱枪打死,然后生下来的孩子应该被剁碎了骨头去喂狗……”

“凭什么竟然还成为苏家流落在外的女儿了?的身份为什么会更高贵了,我不甘心,我不服气,像这种愚蠢的贱货,应该和我换一换,来做一个下贱的下人……”

苏晴晚一步步的走过去,将阿蓝说的那些话听的一字不落,心上很快就仿佛结了一层冰冷的白霜。

果真……阿蓝竟果真知道前世里的事情了。

周敏还在医院里,不可能是周敏说的。

白芷兰最多知道她是重生之人,也不会去和一个不熟悉的丫头说什么。

白衬衫女生美好大片

那就只能是阿蓝自己知道那些事了?

阿蓝是怎么知道的?

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如果阿蓝从一开始就知道,就不会直接跑到她和霍西州的院子里演那些漏洞百出的戏,她会蛰伏起来,做一条安安静静的毒蛇,在她面前不露半点风声,等到最恰当的时候,就跳出来,恶狠狠的咬死她。

——前世里,这个狠毒的丫头,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就是这个丫头故意来骗她,让她将霍家的很多秘密都说了出来,让她以为自己还有希望逃出来救孩子,最后却连去给孩子收尸,这个丫头都要跑去向孟书衡顾雨婷告密,最后那么多的子弹穿过她的身体,她带着莫大的痛苦、遗憾、悔恨、愤怒和冤屈仇恨,流干了最后一滴血而死……

那么,这个丫头是忽然知道前世里的那些事情的?

来到了这阴冷的地下水牢之后?

置之死地而后生,莫非这个丫头昨晚上是死过一回了?

带着疑问,苏晴晚站在了阿蓝的面前。

小素和守兵已经将桌子、椅子、火炉子都移了过来,小素还将早餐都摆在擦了几遍的桌面上,然后过来对苏晴晚说:“少夫人,东西都准备好了,您不能久站,先去那边坐着吧。”

听到“少夫人”三个字,阿蓝猛地抬起头来,等着一双凹陷下去的眼睛,里面遍布猩红的血丝:“顾晚!怎么会来?”

“不是哭着喊着请我来的?”苏晴晚冷哼了一声,扫了一眼被锁的死死的阿蓝,又回头看了一眼被放的远远的桌子。

随即吩咐:“将桌子抬到我的面前来,我坐在这里吃早餐,顺便好好的听听这个丫头的疯话。我听说有时候疯子说的话,格外的精彩。”

小素和士兵听了,只好照着苏晴晚的意思做。

桌子搬过来,苏晴晚在铺了软布的椅子上坐下了,火炉子放在桌子下了,守兵还将别的地方的火炉也挪过来两个,一左一右的放在苏晴晚的身边,再加上她裹着厚实的披风,抱着暖手的炉子,自然是半点都感觉不到冷意了。

“行了,们都先出去吧,既然是死仇,还是死了会比较好。”

“少夫人,这个丫头这么狠毒,您……您一个人留在这里不会有危险吧?”小素却有些不放心的说。

“霍家的水牢,安全的很。”苏晴晚说:“若是不放心,让守兵在阿蓝的牢门上再加一把大锁就是。”

守兵点头,不仅跑过去加了一把大锁,还多加了两条粗黑的铁链锁,才和小素一起离开了。

水牢一时之间变的无比的安静。

苏晴晚将暖手炉放在了桌面上,拿起勺子开始喝汤,边喝着边冷淡淡的说:“阿蓝,想见我,我来了,想说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我听着呢。”

“顾晚,我知道的结局。”阿蓝阴恻恻的开口:“我知道的结局很悲惨,因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未卜先知?”苏晴晚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听起来还不错,那接着说说,我是怎么悲惨的?”

“会沦为霍西州的贱妾,生下来的孩子会被折磨至死,会被孟书衡和顾雨婷练手残害,被关在地牢里,每天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当千方百计的跑出去的时候,的身子将被乱枪打成筛子!”

“这就是的结局,人从一开始,结局就是注定了的,不管怎么挣扎,不管现在有多大的改变,也只会是这样的结局!”

“哈哈哈,会死的很惨很惨……顾晚,听到了吗?是不是很害怕了?”

苏晴晚平平静静的说:“顾家已经名存实亡,顾雨婷被证实是红楼妓子的种之后,被送到红楼里当了一段时间的妓子,狼狈的逃走了,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南方十六省。

孟家已经没了,孟书衡断子绝孙,如今变成了在街面上乞食的乞丐,却因为过去作孽太深,连讨饭都没人愿意给他,他终日浑浑噩噩,过的连流浪狗都不如……

——他和顾雨婷,都不可能有能力来害我!

我也不是霍西州的妾,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的孩子,安安稳稳的在我的肚子里,他会顺顺利利的出生,健健康康的长大。而且,我也是顾晚,我叫苏晴晚,我背后有整个苏家作为仪仗。

阿蓝,说的那些悲惨的结局,一定不会来!

疯子的话,果然也只能当成疯话听听,只是,的这些疯言疯语的,实在也算不得说的好,不如,且听听我为安排的结局,怎么样?”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