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充钱看色片软件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行从曼谷机场起飞,直飞南半球,直飞澳大利亚悉尼。

   悉尼,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我对它的了解十分有限,只知道那里有世界闻名的歌剧院。

   飞行途中,我翻看了一下飞机上的航空杂志,有一份是中文的,都是繁体字,里面有关于悉尼的简介。

   大致看了下,悉尼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首府,濒临南太平洋,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第一大城市和港口,2010年被全球化与世界级城市研究小组与网络评选为全球八座第一级世界都市+的世界级城市之一,其余七座城市分别为东京、香港、巴黎、新加坡、上海、迪拜、芝加哥,仅次于纽约和伦敦,全球公认十大最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之一。

   悉尼是澳大利亚的经济、金融、科技、教育及交通中心,亚太地区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有“南半球纽约”之称。悉尼同时也是国际旅游胜地,以悉尼歌剧院和港湾大桥而闻名遐迩。

   悉尼在澳大利亚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高度发达的服务业以及金融业是悉尼经济的主体。悉尼的国民生产总值约占全澳的30%,世界顶级跨国企业,金融机构的亚太区总部均设立在悉尼。2000年,悉尼成功举办了第27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

   悉尼位于澳大利亚东南海岸,这里气候宜人、环境优美、风光漪妮、景色秀丽,夏不酷暑、冬不寒冷,日照充足,雨量丰沛。悉尼年降水量大约为1200毫米,夏季(12-2月份)平均气温21℃、冬季(6-8月份)平均气温12℃……

   此时,我们到来的这个时候,正是悉尼的夏季。

   刚下飞机,就感到一股热浪滚滚而来,飞机的简介上说悉尼夏季平均气温21度,我此时感觉不会低于35度。

   钻进老秦早就安排好的来接我们的一辆面包车,直奔市区。

   入住在距离海边不远的一处五星级酒店,酒店很不错,站在凉台上就能看到漫长的海岸线,风景如画,甚至能看到举世闻名的悉尼歌剧院的建筑轮廓。

   入住的酒店附近是悉尼比较有名的一个海滩,这里还是遍布悉尼城郊的地铁线其中一条的终点。酒店服务生介绍,很多当地人都到这里度假,因为国外游客很少到这里来。

   短发柠檬少女带来冬天的清新

   我们到的当天,正好那里在举行一场铁人三项比赛,海滩上人山人海,电视也在现场直播,李顺兴致勃勃地叫上我们一起钻入人群,看看热闹,和观众一起为运动员们加油助威。

   在海滩上,一些赞助商在热情的向观众们推销商品。还有人在旁边打着沙滩排球,一番热闹景象……

   而此时,我却无心看风景。

   悉尼,我来了。

   海珠,我来了。

   云朵,我来了。

   我来了,们在哪里呢?

   心里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或许,我该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一种痛是单为我准备的。尘世的屋檐下,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事,就有多少痛,就有多少断肠人。等经历过了,才会发现,自己的这点痛,或许真的不算什么。或许我该耐心点,坚强点。或许总有一天,承受过的这些疼痛会有助于自己。

   或许,生活从来不会刻意亏欠谁,它给了一块阴影,必会在不远的地方撒下阳光。

   午后两点南太平洋的阳光依然刺眼,我不由揉了揉眼睛,坐在附近的一个台阶上,怔怔地看着这异国里欢乐的人群。

   或许是感觉出了我的寂寥心情,李顺一会儿就从人群里出来了,走到我跟前站着,低头弯腰看着我。

   “现在就想去?”李顺说。

   我点点头。

   “需要我陪一起去不?”李顺又说。

   我摇摇头。

   李顺仰起头,看看周围,突然指着远处一座摩天大楼说:“看到那座楼没有?”

   我转头看去:”嗯……”

   “海珠他哥就在那楼里办公,88楼。”李顺说。

   没想到李顺竟然连海峰的办公场所都打探地一清二楚。

   “前些日子是非常时期,这小子上班下班的路上我们都有人暗中跟着保护他,只是他毫无觉察而已。”李顺说。

   我轻轻出了口气。

   这时老秦和章梅也过来了。

   李顺冲老秦低语了一句什么,老秦然后点点头,向旁边招招手,立刻有两个人走过来。

   老秦对我说:“跟他们走,他们会带去海珠住的地方……那里距离这里有些路程,在郊区。”

   我站起来点点头。

   章梅这时热情地说:“易克,我陪去吧,说不定到时候能帮上什么忙,到底我也是女人,女人和女人容易沟通的。”

   “梅子——”李顺拖长了声音,两眼瞪视着她:“伤疤好了忘了疼是不是?我给说过的话忘了是不是?一天不挨骂就不舒服是不是?”

   章梅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们继续玩吧,我去了!”我说。

   “好好照顾好副总司令,出了问题,拿们试问!”李顺对那两个人说。

   两人忙立正回答:“请总司令放心。”

   老秦对我说:“事情如果顺利,那当然好,如果……也不要太沮丧,毕竟来日方长……好坏都要有个思想准备!”

   我点点头,冲老秦微笑了下。

   李顺叹了口气:“唉,为了一个女人,说值得跑这么大老远来吗?虽然是我主动提出带来的,但我还是觉得不值……女人啊,女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阿顺,在胡说八道什么?”章梅两眼瞪着李顺:“女人是什么?女人是女人,没有女人哪里会有?我倒是想问问男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李顺一咧嘴,对章梅说:“一边玩去,我没和说话。”

   “没和我说我也听到了,听到了就要反驳!”章梅说。

   李顺和章梅又斗起嘴来了。

   我跟随那两个人离开了海滩,上了一辆面包车,车子径直往郊区开去。

   坐在车上,我心不在焉地看着车外的城市风景,想着就要见到海珠,就要面对海珠的父母,心里不由激动而又忐忑起来……

   半小时后,车子驶入一片住宅区,不是国内常见的密密匝匝的高层住宅区,而是靠海岸不远被绿树和草坪环抱的一片别墅区,别墅稀疏分布在绿树中,环境十分安静优雅。

   “副总司令,到了,左前方那座房子就是!”车子停在了路边。

   我往左前方看,一座白色的二层楼就在眼前,房子看起来不大,但很洋气,房子前面是草坪,后面是高大的一片树林。

   我下了车,周围很静,只能听到鸟儿的鸣叫声,周围也没有什么车和人。

   我缓缓向房子走去,心跳地越发厉害。

   走到距离房子不到30米的路边,我停下来,看着房子,里面静悄悄的,门前也没有人。

   我暂时没有走过去,想让自己突突跳的小心脏平息一下。

   我站在路边的一个垃圾箱前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默默地看着那房子,此时,说不定海珠云朵以及海珠的父母正在房子里聊天。

   天空很蓝,湛蓝湛蓝的。

   空气很好,好的让人几乎不忍深呼吸。

   周围很静,只有鸟儿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我怔怔地看着那房子,边吸着烟。

   正在这时,背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接着传来一个声音:“……”

   我回头,看到了云朵,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云朵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正站在离我不到5米的地方睁大眼睛看着我,似乎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她似乎呆住了。

   看到云朵,我的心不由激动了,强压住激动,努力笑了下:“云朵……是我……”

   “哥——真的是吗?真的是吗?”云朵的声音微微有些变了。

   “是的,云朵,是我!”我说。

   云朵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手里的袋子掉到地上,接着就冲我扑过来,紧紧抱住我。

   “哥——”云朵又叫了一声,然后立刻就哽咽了。

   “云朵。”我的眼睛有些发潮,轻轻拍着云朵的肩膀。

   “哥……哥……”云朵继续叫着,声音继续哽咽。

   好半天云朵的情绪才平息下来,松开我,我掏出纸巾递给云朵,她擦擦眼,看着我:“哥,我不是在做梦吧?……怎么来了?”

   我笑了下:“我怎么不能来呢?见到哥开心不?”

   “嗯……”云朵使劲点头,眼泪却又流出来。

   “……过的好吗?”我问云朵。

   “嗯……”云朵点点头:“我过的很好,哥,还好吗?”

   “我也很好的……呵呵……”我笑着:“其实,我这次来这里……是……”

   “我知道一定是为海珠姐来的,是不是?”云朵打断我的话。

   我点点头:“嗯……当然,也想看看们大家!”

   云朵笑了,边哭边笑。

   “他们都在吗?”我说。

   “海峰的父母在,海峰和海珠姐不在。”云朵说。

   “哦……”我有些意外:“他们到哪里去了?”

   “来的很不巧,海峰今天早上出差了,到新西兰去了,海珠姐也跟着一起去了,她想去新西兰考察下当地的旅游市场……这里只有我和海峰的父母在。”云朵说。

   我心里涌起一阵失望和失落,海珠不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