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版pear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谁知道那家伙,满口的仁义道德的外表下,也有着一颗迂腐的心,也想着三妻六妾。相公啊,说,这么痴心一片的男人,只能就结交了君九卿那么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了?”

   光是听席若颜的语气,夜倾绝现在都能感觉得出,她对君九卿浓浓的不满和抵制。

   夜倾绝暗暗的在心里发誓,看来以后有必要和君九卿保持一些距离了,要不然被颜儿看到了,准生气。

   “颜儿,男人同男人之间是不同的。比如我。”

   他牵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比如我,就只喜欢颜儿,除了颜儿以外,别的任何女人我都看不上。”

   “呦,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绝儿吗?瞅瞅这情话说的,都快赶上我家的男人了。”

   慕潇潇取笑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看到慕潇潇的那一刻,席若颜整个人都是一喜。

   反倒是夜倾绝,整个俊脸都黑了一片,声音满是不悦:“来做什么?”

   “身为晚辈,就是这么和自己的长辈说话的?”

   祁景涟护妻心切,早就将来之前慕潇潇给他的警告抛之脑后,一听夜倾绝这么无礼的嫌弃他的娇妻,他就瞬间炸毛。

   古典美女喜爱荷花的唯美图片

   慕潇潇用胳膊撞了他一下:“祁景涟,忘了来之前我是怎么和说的了?敢这么和绝儿说话,想造反是不是?”

   祁景涟有些委屈的看了她一眼,闭了嘴。

   “姨母,怎么突然进宫来了?”

   说完这些,席若颜又忽然想到才离开的祁玉瑾:“姨母可是为了祁姑娘来的?”

   “是啊。我打听了许久,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下落,这个丫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各个地方乱跑,我这个做娘的都找不到她。颜儿啊,情况不同了,我可不能任由着瑾儿一个人在外,现在就连她大哥她都不愿意见。”

   “姨母怕是来晚了,祁姑娘她,她刚走。”

   “刚走?”

   慕潇潇闻言一愣:“我这还是来晚了一步?”

   她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绝儿,先和我男人出去,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和家娘子说说。”

   见夜倾绝不为所动。

   席若颜怕到时候这俩人再起冲突,她赶紧推了推男人:“相公,快出去吧,姨母单独和我说几句话,用不了多少时间的。”

   夜倾绝看她威胁带着诱惑的小眼神,脸色不大好看的走了出去。

   “颜儿,其实这次进宫,我一是来找瑾儿,二,也是为了让帮忙。”

   “帮忙?”

   席若颜不解的看着她:“姨母有什么忙让我帮的,尽管说便是,只是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能帮得上姨母。”

   慕潇潇的本领比她强多了,而且,她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处,一听到她让自己帮她忙,说实话,席若颜确实还挺惊讶的,不由得说道。

   “是关于殷初一的。”

   “大西凤太师府的小公子,殷初一?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

   “是死了,当年我和景涟去过一趟西域。”

   “西域?”

   知晓她口中的西域,与现今的西域不同。

   席若颜不再说话,安静的听着她将话说下去。

   “是,当年在西域,我们路径一个地方,遇到了一位,名叫玛丽的姑娘。”

   席若颜蹙了蹙眉头,有关慕潇潇的事,之前祁玉瑾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少说他们的风光事迹,这西域一事,倒是没有听过祁玉瑾提到过。

   “玛丽这姑娘自带神力,本是他父亲带着她来的西域,她浑身皮肤黝黑,和西域的人不同,一直被那里的人当作怪物一样欺负。我和景涟曾帮过她,她便同我安心的坐下来,说了几句话。后来,她的身体,被西域的那些人给残忍的分尸了。”

   说起往事来,慕潇潇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怀疑什么,现在的西域,可不是以前的西域,当年我为了给玛利报仇,已经将西域的人全杀了,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但是一把火,将那里的房屋烧的干干净净,他们没有吃的,没有住处,都是活活的饿死的。”

   “颜儿,觉得姨母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很残忍?”

   席若颜摇了摇头:“不,姨母爱憎分明,相信当初如果他们不是对玛利做的太过,姨母也不会这样。”

   “是啊。”

   慕潇潇眼底染上几分的恼意:“玛丽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只因为皮肤黝黑,同他们长的不同,就被他们这么羞辱虐待,欺凌。如果只是嘲讽的几句话,或许我也不至于和他们大动干戈,他们变本加厉的欺负玛丽,我和他们讲理,他们一脸的不以为然,玛丽又不想我为了她,和这么多的人起冲突,后来这件事本想就这么揭过去。”

   “这件事既然是玛丽这么说的,我也不想和他们计较,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趁我不备,把玛丽活活的放在锅里烧死。颜儿,可知,当我看到玛丽被烧死的时候,我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人不笑贵贱,不嘲残缺,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可怕?玛丽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之所以来西域,是为了守护他们,而他们,不但不领情,却反倒要杀了她。”

   “玛丽从未得罪过他们,反倒是他们,一直对玛利欺负,折磨,谩骂,殴打。玛丽没有一句怨言,仍旧是尽心尽责的保护守护着他们。”

   说起了往事,慕潇潇心中多了感慨,摇了摇头:“这些年里,我和景涟去了很多的地方,也见识了很多各色各样的人,可唯独玛丽这件事,始终是我心中的一个结,永远也解不开,我只是想不到,这善良单纯的一个小姑娘,就这么被他们活活的折磨惨死,对她,是有多么的不公平?她从一出生,就被不公平对待。”

   说到这,慕潇潇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瞧,说起了以前的事,还真是没完没了了,颜儿,其实我想和说的不是这些,玛丽的身份不简单,她像是有预知的能力一般,当时她和我交谈的时候,隐约的算到我这两个孩子有一个会出事,特意给了我一枚灵丹。”

Related posts